關於部落格
  • 18693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認真說,認真聽。

我在旁邊看父子倆玩吹放氣球,一個正經八百地解釋科學原理,另一個比手畫腳興奮地又指又尖叫。


類似的場景和對話,時常出現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,老一輩的聽到我們家的對話,客氣一點的擺出不以為然的表情,不客氣的就直接嗤之以鼻:「那麼細漢聽沒有啦,跟囝仔人講這些做什麼....」


老老一輩,他們對孩子的教育是『囝仔人有耳無嘴』,孩子只能聽不能問;到了年輕一點的「老一輩」稍微好一些,可是忙於生計的他們沒空也沒閒對孩子解釋那麼多,通常是敷衍兩句然後不耐煩地喊著:「去去去!去那邊玩,小孩子問那麼多做什麼。」這句話不是問句,因為他們並不想聽見孩子的回答。


幸運的我們這一輩,中西日育兒觀念透過書籍網路大量交流,也有越來越多的父母親願意用更多的耐心陪伴孩子;很早以前我和小博爹就有共識,只要孩子開始對世界好奇、開始出現疑惑和疑問時,我們一定會慢慢說、認真說,好好地解釋給他聽。


我的想法很單純,既然這是他第一次對世界上的這一項東西、這一種現象提出疑問,很有可能也是他小小生命中第一次發現到這個東西或現象,為什麼不能在第一次就得到正確的答案呢?與其用一種童話式或是敷衍式的話語來安撫他,還不如慢慢的、用他能理解的簡單辭彙,認真地為他解釋這些基礎物理現象。


兩歲四個月的曹小博沒有上學,這些不是書本上需要硬啃死讀的高深學問,只是一些出現在他生活裡的小狀況,洗澡的時候為什麼有泡泡?氣球為什麼會忽大忽小?煙囪的煙為什麼飄到天空就不見了?車子為什麼會動?這些問題不需要等到上國中以後才從書本裡去找答案,也不需要去買《十萬個為什麼》之類的書,做爹娘的願意說就可以好好說。我和小博爹所學背景天差地遠,還在懷孕的時候就清楚分工,文學藝術都歸我,所有理工的範圍通通歸他負責,於是我可以在拎著大毛巾等待包起濕漉漉小傢伙的時候,一邊復習阿基米德原理,或是一邊炒菜一邊聽見後方正正經經地在解釋煙管效應。


小博還不滿一歲的時候,我們常唸唐詩、三字經、弟子規做為睡前安眠曲,當時爺爺聽到了一樣嗤之以鼻,可是快要兩歲的時候,小博突然把唸過的詩詞經書全部朗朗背誦出來,把所有人都嚇了一大跳,再也不敢小覷孩子的大腦能力。於是我開始慢慢地為他解釋詩詞或經書中的意境,他大部份都靜靜地聽沒有回應,有一天,我拿個雕花的水晶碗盛著剛洗好的葡萄,小博爬上餐桌椅指著碗問我:「馬麻,這個是夜光杯嗎?,是葡萄美酒夜光杯的杯子嗎?」我手邊在忙還沒回答,他已經跳到玩具堆裡,拿起一根長長的積木對著空中指來畫去,嘴裡唸著:「古來征戰幾人回......要回家要回家...吃完葡萄去打仗就不能回家了...唉~呀~」說完把玩具一丟又去玩車子了,那個無限惋惜的「唉呀」讓我笑彎了腰,果真是不求甚解的小傢伙。


其實更吸引我的,是小博爹認真解釋、小博認真聽講的神情。我總覺得男人的價值不在外表(小博爹我不是說你不帥啦:P) ,許多男人在專注工作時都會不知不覺散發出迷人的魅力,但是工作上班的時候我看不見,對兒子講話時的專注我倒是盡收眼底。


小博爹會蹲下來面對兒子,一手攬著兒子或是把手放在他的肩上,柔聲地說:「來,爸拔告訴你,這是因為.......」很奇妙的是,這彷彿已成了父子之間的默契儀式,每當小博爹這樣做的時候,曹小博會收斂起所有的調皮神情,用同樣專注認真的神情回饋爸爸,兩人那種專心認真的對應,形成一種迷人的氛圍,好像一個亮晶晶的大泡泡把他們圍繞起來,自成一個溫柔又知性的小小世界,我常常看得會心微笑而沒專心聽他們在說些什麼。


我們的認真說好好說教育原則到底有沒有用,我不知道,可以確定的是會為生活帶來更多樂趣和爆笑。有一陣子我們也覺得這樣做好像沒有必要,可是有一天,我聽見曹小博泰然自若地對鄰居孩子說:「氣球裡面有氣體,裡面跟外面壓力不一樣,然後氣球就這樣『咻~~咻咻』飛走了。」從他有限的字彙和強調的語氣裡,我發現似懂非懂的他,好像也整理出自己的答案了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